双木

已入养老圈。cp观混乱邪恶。

没我了,吐血而亡

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:

最近我的lof上着特别的难,特别难,就像是服务器卡卡卡了一样。

星球大战的同人 cp:安纳金X欧比旺。


【甜梗v2】第二部分【总共三部分】


【14-27p】

最后一页图长长长长。



我真的成了一个季更的po主【哭晕】我太懒了,一定要赶上北京slo啊!


预计就是40p多一点,大概还能有一更,再更5,6p。

这是一个坦率的obi,不纠结。

猜猜有没有作战室play?

其实后面还得说点话,墨迹墨迹。


【第一部分前情地址】

http://tuerduo1.lofter.com/post/43708b_c9c8f88

最后过去的产出都存在p站,供大家重温.

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.php?id=1182218


收录前两篇的本子通贩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DZ7Qm6&id=532772702833&qq-pf-to=pcqq.c2c


治愈了昨晚看火影的柱斑大战的我

叶柒:

~柱间生贺~阅读顺序左⬅️右

终!于!赶!上!了!

以及各种bug请不要在意...食用愉快~

【啊漏讲了设定背景是战时,就是还在家族纷争的时候.

笑看苍天饶过谁

幽蓝冰泉:

说好的梗【手动再见】

演技派,这么几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
╮(╯_╰)╭

--峪--:

要相信一切ooc都是演技..........

你们怎么那么会玩😂

Estella:

感谢画手@ 笋瓜 太太的创作圆满我的脑洞

银氪石梗由@ 明明0125 太太友情提供

解释一下银氪石:

具有魔法属性,使超人眼前的人物全都变成Q版形象,超人的行为也变得和儿童一样。

【作品为合作性质,请勿转出lofter,谢谢。】

[不义沙赞/哈莉]Normal Game

莫名带感

冰箱里有速冻汤圆:

标题:Normal Game


原作:不义联盟:人间之神(漫画剧情+游戏结局)


作者:九霄


分级:G


警告:主要角色死亡


配对:沙赞/哈莉


注释:(哈莉和沙赞的剧情详见漫画)游戏剧情第五年,超人以热视线杀死沙赞,而哈莉对此并不知情。他们并不属于我。




Normal Game


  神啊,我们都有罪。


  +


  “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。”哈莉·奎恩在红太阳监狱,面对这个给世界带来无数创伤的外星人,他们只隔了一层透明防护罩。


  对方没有理会她的建议,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坐姿,特殊材料制成的手铐还环绕在他的双手,那双不自由的手被搁置在膝上。他低着那总是微微扬起的下巴,就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。他又像一个盲人,似乎没有察觉到哈莉的存在,一丝反应都没有。


  “很好,我们来玩个游戏。”


  哈莉放下手里的锤子,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穿上她的“制服”了,她有时候很想念它们,有时候又痛恨它们。皮革的边缘摩擦她的肉体,而她一直以来都在享受这种不合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来玩一个你肯定没有玩过的——因为我刚刚才想到这个点子。”


     “我给它起名为——哦,让我想想,‘假装咱们都是普通人’?”


  她知道他听得见。




  -


  在布鲁斯韦恩带着他永远不会倒下的、年事已高的老管家组建反抗军的第五年,他们看到了属于人类的曙光。另一个世界的超级英雄们纷至沓来,就像一阵强风吹散了大都会五年前泛起的雾霾。他们联手抓住了氪星人总司令,通过借助另一个氪星人的力量,而蝙蝠侠并不显得怎么高兴,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再次感到高兴了,这场缓慢持久的战争就像慢性病毒,就算能保住你性命,也还是留下一副伤痕累累的躯体。蝙蝠侠偶尔会盯着另一个世界的超人发一会儿呆,好像回到了某种泛黄的过去。


  哈莉看得出那是布鲁斯的曙光,尽管布满尘埃。


  而属于她的曙光似乎逐渐减少了,不是说它们一下子“啪”地消失了,而是以一种很缓慢的方式,像蒲公英的种子遇到风后被渐渐带走。


  


  +


  “这很有意思不是么?你是个外星人,而我是个孤独的女疯子。”


  她突然被自己说的话逗笑了,“咯咯”地傻笑了一会儿,围着圆柱形的牢狱走了一圈。“他们老叫我傻姑娘,但我其实不傻,谁都知道我不傻,但他们喜欢。好像他们叫了我傻姑娘,显得他们有多少能耐似的。他们很喜欢这样喊我,我也喜欢被这样喊着。因为Mr.J从来不会这样叫我,他总是‘哈莉——去干巴拉巴拉’,‘哈莉——别妨碍我和小蝙蝠’,‘哈莉——你这个电灯泡’……”


  在说到某个名字的时候,超人的身体似乎微微震了一下,哈莉马上把脸贴在防护罩上:“但是他死了,死在这里。”


  她指指自己的胸口:“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下,灰飞烟灭。呼……一吹,没有了。”


  “哦,我忘了说。”她抱歉地笑笑,“游戏已经开始了。”


  


  -


  “嘿,Bat!你不得不承认我干得不错。”


  下车的动作甩起她引以为豪的双马尾,哈莉把摩托停在他们的临时基地里,蝙蝠侠还是保持盯着屏幕的老样子,过去他日夜监视着独裁者和他的手下们,现在他监视着一动不动的阶下囚。哈莉靠近他,试着把手搭在布鲁斯的肩上,才两秒就被对方轻轻拂去了:“你该奖励我些什么。”


  “把Joker放出来那一单,我还没有找你。”他冷冷地说,语气带着一丝疲惫,距离另一个世界的英雄们离开已经过去一周,他还是忙得甚至没有时间瞥上这个充满活力的姑娘一眼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哈莉爽朗地笑起来,看不出一点此时该有的尴尬,“但是我把他丢回去了!这样,就这样丢的!用枪托直戳他的……哎呦!”她自豪的伸出手指戳戳蝙蝠的侧腰,那差点磕断她的指甲,“wow,你的药效这么久还没过呢。”


  “是另外一粒。”


  “你知道多吃那玩意儿对你的身体没好处吧?”


  “下午得去一趟监狱。”


  


  +


  “我问过Bat,关于你被关在哪里。”哈莉边说着,边解下左边的马尾,“他当然不会告诉我。当初他派我看着小丑,结果我把他放跑了,还惹了不小的乱子——那的确是我不对,我又被那个油嘴滑舌花言巧语的家伙骗了。”


  “……你信么?我都不信自己说的。”她又把解下的头发扎了回去,“他没有花言巧语地骗我,他只是做他自己,说了几句话,走了几步路,我就以为自己的Mr.J又回来了,我沉浸在过去里无法自拔,然后骗自己忘记所有,什么谁死去谁还活着的乱七八糟——屁颠屁颠,像个傻姑娘似的跟他走了。”


  “蝙蝠侠当然不相信我。他不相信任何人。他最不信的就是你。”


  “天我又在骗谁呢?我就说我不太擅长这个游戏……我有说过我不擅长么?”


  “……恩,我没有。他一点都不相信你,但他又那么地相信——”


  “呃,我的辫子现在对称了么?”


  


  -


  “你又要去看那个外星人……?说实话我真搞不明白,你已经装了监视器,你每天都盯着他,而他一天里大部分时间就像树懒一样一动不动。嘿!我知道了,你在转移话题呢。你就喜欢用这一套把小姑娘小伙子们骗得忘了自己原来的目的,但我可不是那种傻孩子。你现在应该给我应得的奖励,奖励!”她在蝙蝠侠耳边尖叫起来,好像要用嗓音穿透他的耳朵,“否则我就这样叫下去,叫破你的耳膜——哦……sorry?”


  布鲁斯扭过头,用一种极其平静的眼神看着哈莉,就像看一个陌生人。


  “别这样看我!你不能这样看我!三年了!”她拉长嗓音,带着一丝被背叛了的委屈,“你知道我有多喜欢黛娜的。”


  “……我不能给你什么奖励,这不公平。”他无视了哈莉的告白,尽管他知道对方没有说谎,“你还需要接受审判——目前没有执行到你,是因为我们还没来得及审判其他人,而寻找超人的少量残党需要你的力量……”


  “可是这不是重点!你都没有问人家要什么奖励,你至少得先听了再拒绝我。”她微笑着眨眨眼。


  


  +


  “我自己找到了这里,这破地方并不那么困找,但也不那么容易,我跟踪了蝙蝠侠。”哈莉靠着透明的牢房盘腿坐了下来,“怎么可能呢?我怎么可能做到跟踪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之一呢?就算是我这个小破脑袋也想得通——因为他默认了。”


  “他没有阻止我的摩托跟在他那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蝙蝠车后面,当昨日之城还完整的时候,他那辆哥谭专属列车很少在太阳底下堂而皇之地跑在大马路上,而今天,我听见有路人在对我们尖叫,喊一些听上去很棒的词汇,我跟在后面,像个狐假虎威的愣头青,享受着不被那些会飞的超级英雄们盯梢的时光——而他们很多都被我伟大的头儿丢进了牢狱,像你一样。”


  “我又开始想,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人们似乎爱我。他们怎么可以爱我呢?他们应该爱你才对。”


  “不是他们疯了,就是我疯了。”


  她又指了指面前的阶下囚,


  “或者你疯了。”


  


  -


  “不要绕着我打转,哈莉。”蝙蝠侠微微叹了口气,伸手阻止了滑向他左边的姑娘,“你可以说说你需要的,但我不能保证可以提供给你。”


  “天啊!神啊!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圣诞老人!”哈莉夸张地想跳起来亲吻布鲁斯的脸颊,对方却往右边走了一步躲开了,“我真的,真的,只是有一个小小小的请求,当然不是赦免,不是钞票,也不是吧啦吧啦吧啦——别用那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——啊,我忘了自己就是个疯子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  她逗笑了自己:


  


  “我想要沙赞。”


  


  +


  哈莉调整了一下坐姿,曲起双膝,用手环抱住它们。她一把扯掉了脸上的面罩,露出一双透着恐惧的瞳孔:“我喜欢奥利。我喜欢他把我五花大绑带去神箭洞——上帝这该死的名字,他就不能想个好听点的?黛娜也同意我说的,我喜欢她。我喜欢她生的宝宝,她叫他康纳。我也喜欢康纳。还有我的小胡子。”


  “我喜欢我的女孩儿们,她们总是很有活力,好的坏的都有,她们痛苦的时候会大哭,开心的时候会大笑,她们跟我很像,我喜欢她们。她们比我坚强。”


  “我也喜欢我的男孩儿。”她把脑袋塞进双手之间,缩成一团,“你也曾经是喜欢他的。”


  


  -


  “比利只是个孩子不是么,咱们现在连未成年人都得审判了?好吧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不完全是个孩子。那得关几年,和闪电侠一样么?给我个准信儿,他还能允许变身么?他应该以什么身份被审判?我会经常去看他,我只要个探监权。等等,让我再想想,你能把我们俩关在一块儿么?我太喜欢他了。”


   蝙蝠侠不置可否,他的蓝色眼睛在白色的护目镜后面。哈莉几乎可以确定那双眼睛就直勾勾地看着自己,看进瞳孔里面。


  这种时候,短暂的沉默是很让人尴尬的,通常这种状况她是负责打破尴尬的那一个。


  可是她没来得及做什么说什么,蝙蝠侠不知从哪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她。哈莉愣愣地接下纸,干巴巴地回应一句,接着如同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似地重复了一遍:“哦。”


  “你总是会给死去的朋友列一个表格?咱们得统计一下天堂地狱还有空位么?”哈莉嘴角的弧度还没有完全落下,像在说一个笑话,她的生活本来就充满笑话。“他就在第二位,不觉得太靠前了么?对一个实际上完全没长熟的小男孩来说。”


  布鲁斯选择不回答。


  哈莉抿了抿双唇揉搓起那张纸,让刚打印上的油墨字迹变得不那么清楚,气氛更加尴尬了,她刚刚才提了一个可笑的愿望。就像孩子对父母说自己的圣诞节礼物是天上的星星,因为他爱上了其中的一颗。


  而她爱上了一颗白矮星。


  “Bat,我叠了一个纸飞机给你。”她快速把那张皱巴巴的表格叠成一架飞机随手飞了出去,看着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,栽倒在离他俩不远的地上。


  “我的手心出汗了……这不公平。”她说。


  


  +


  “用热视线杀死一个孩子的感觉是怎么样的?”她突然抬头,从冰冷的地板上站了起来,看着一言不发的男人,“他反抗了么?”


  “他一定反抗了……布鲁斯说闪电侠和绿灯侠都在场,可我没有去问他们,我来问你。他最后说了什么?”


  “他提到我了吗?他还记得我是那么喜欢他吗?我去学校找他,还骑着摩托送他回家,他重新获得力量的时候我扑进他的怀里,他还记得么?他还记得我们在地狱的欢乐冒险时光吗?啊……终生难忘。”


  哈莉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,捡起她丢下的锤子习惯性地甩到肩上,戴好她黑色的面罩:“然而我们的犯人却不怎么配合……”


  “你怎么敢!”


  她接下来的话被原本沉默的氪星人那突如其来的咆哮打破,超人站起身快速跑向她的方向,狠狠地用被束缚的双手砸在透明防护罩上,把哈莉震得后退一步,“你们叫我‘犯罪者’、‘犯人’、‘囚徒’!——可你一手造成了这一切!哈莉·奎恩!你怎么还敢到这里来!!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沙赞——”


  “哦……不不不,你违反游戏规则了,你不应该开口说话。”哈莉隔着透明墙拍了拍对方,好像把他看作一条狂吠的丧家犬,“我说过游戏规则么?我肯定说过,你不该打破的。”


  “所以,Game Over.”


  她转身,离开了。


  


 


     =


  半年后。


  “近日,阿卡姆综合医院修缮完工。小丑女哈莉·奎恩,现名哈琳·奎泽尔,在六年前计划并帮助犯罪主使小丑,导致大都会爆炸后加入反抗军,五年来与独裁军队进行对抗。而其于今日,作为第一位主动接受精神治疗的患者入院。我们希望这能够——”


   车载电台新闻随着车辆摇摆,断断续续播报着,运送患者的警车,驶过通向阿卡姆大门的窄桥,哥谭的夜漆黑如墨,天边乌云压阵。


  突然一道金色闪电直直劈下,继而雷声轰鸣,如同魔法降世。


  “啊哈,我的英雄。”


  哈琳·奎泽尔迷恋地看着车窗外,悄声说。


  


  阿卡姆的大门在她身后缓缓关上。


  


  -fin-



一点都不好笑的脑洞系列:种花家的故事

Part1关于忽悠的脑洞系列

鹰酱:我们再也不要制造航母了。

国会:为啥为啥?

鹰酱:对面种花家的XX弹太厉害了,建了也是白搭。

国会:说人话。

鹰酱:我要钱。


鹰酱:我们那核武器零件只有一个,联邦快递寄核弹,基地用了都说好,联邦快递,真好。

国会:联邦快递,你他喵在逗我,说人话。

鹰酱:我要钱。


弯弯:好开心,前几天订的鹰酱的直升机电池到了。

弯弯打开了空运的箱子

弯弯:纳尼?!我要的是电池,不是核弹头的零件,我要这个来作死么。鹰酱,快来拿走你的弹头,不然差评!

鹰酱:就这点小事,发错了而已,知道了,会解决的。

18个月后,弯弯终于送走了弹头拿到了电池。

兔子:弯弯要造核弹,呵呵。


把忽悠说的故事拿来做个小脑洞,文笔真的烂到家了,也只好自娱自乐了(ಥ_ಥ)